u9p9u优美都市言情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討論-第一百五十九章:跑也跑不掉看書-s0vom

我,從洪荒苟到西遊
小說推薦我,從洪荒苟到西遊我,从洪荒苟到西游
混乱城之中,古麟此时被老祖古天拉着飞快的移动着。
不过两个人的目标并不是逃出城去,而是赶往混乱城最中间的的那座建筑。
城主府!
“老祖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此时被裹在腋下的古麟一脸不安的问道。
“小崽子你给我把嘴闭上,一会我再收拾你。”
此时的古天满头的冷汗,完全没有心思回答自己这个玄孙的问题。
赌球记 孔二狗
因为刚才在酒楼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的他现在全都回想起来了。
现在他确定在酒店二楼的那两个人,绝对不是什么老对头在故意整他,而是自己真的遇见麻烦了。
毕竟他的那些老对头的实力,他是清楚的。
要是对方有这样的手下,早就统一这些修炼门派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现在古天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到城主府,用混乱城的势力来庇护自己。
毕竟他实在是没信心对付刚才的那个人。
不要说对付,现在他想到申公豹的样子腿就发抖。
自己竟然被控制成了那个样子。
要是刚才对方痛下杀手的话,现在他肯定已经凉透了。
一想到这里,古天的迅速再次加快了三分,生怕被对方追上来。
……
另一面,处于混沌城西南角全聚楼。
陈六合站在二楼的大厅之上,看着面前损毁了无数的法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因为就在刚才古天竟然主动引爆了无数的法器,从他的面前逃走了。
当然逃走不逃走的,在陈六合看来其实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个老东西竟然引爆了无数的法器。
要知道这些法器可都不是什么水货,那可都是难得一见的珍宝。
就算是放在洪荒中,也都看得过去的存在。
结果竟然被那个老东西给自爆用来逃跑了。
想到这里,陈六合都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出来了。
要是把这些东西都给他,他都能帮助对方逃跑,自爆了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爆炸完了又逃不掉,多亏啊。
“哎!”
下一刻,陈六合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心说这么个发财的机会就从他的身边溜走了,这对他这个洪荒寻宝人来鼠疫就是个打击。
虽然这场自爆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侮辱性极强。
“怎么就爆炸了呢,可惜……”
就在陈六合这里正在懊悔的时候,另一个同样满是懊悔的声音从大厅之中传了出来。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陈六合转过头去,只看见申公豹此时正一脸无奈的看着面前的法器。
呵呵!
exo恋爱季节 边清子
当看到说出这句话的人是申公豹的时候,陈六合直接笑了出来。
心说现在说可惜有什么用,刚才你说不要的那个劲呢。
果然洪荒中的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大猪蹄子,还是自己更诚实一点。
“可惜了这二楼的装修了。”
“我艹你大爷…….”
本来听前半句的时候,陈六合还想说这申公豹还是有点正常人的思维的。
当听到后半句的时候,陈六合差点没跪在地上。
这一刻他知道他错了,错的很彻底。
他竟然认为申公豹思想正常。
这本身就是一个最不正常的想法。
面前这么多的法宝损坏了不心疼,这个鬼东西竟然心疼这酒楼的装修。
就这酒楼的装修能值几个钱。
陈六合现在就想拿大刀将申公豹的脑袋给切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思维能力和正常人差的这么多呢。
……
就在陈六合和申公豹两人这里叹息刚才那场爆炸的的时候,留仙宗剩下的那些人,此时全都是面如死灰一样。
毕竟连老祖和少宗主都逃跑了,他们能怎么办。
逃跑?
他们没有那个能力啊。
打出去?
还不如逃跑可能性高呢。
一时间无数人都是瘫软在了地上。
至于求饶这个事情,他们更是不抱希望。
申公豹神经不正常的事情,他们也都是看出来了。
和这样的人求饶怕,只会是死的更早。
还能怎么办?
毁灭吧,他们累了。
就在留仙宗这些人,做好一死准备的时候。
申公豹发神经一样,忽然看着楼下笑了出来,随后低声沉吟道:“跑那么远干什么,快回来吧,又不让你们赔。”
嗡——
话毕,一阵空间波动在二楼之上传出,远处的城主府也是随之颤动了一下。
随后刚跑到城主府门口的古天,连带他夹在腋下的玄孙古麟,直接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怎么一回事……..”
面对忽如其来的景色变化,让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的古天,直接傻在了当场。
要不是有着太乙金仙巅峰的修为,古天说什么也要闭气过去不可。
他记得自己刚才明明已经看见城主府了,怎么会有回到这里来了。
难不成是对方在……
想到这里,冷汗瞬间就打透了古天的衣服。
“吃完饭就掀桌子、扬沙子,这样的行为好吗?”
不等古天说些什么。
一道冰冷的声音直接在众人的耳边响了起来。
只看见刚才还满脸笑意的申公豹,此时面若寒霜的看向了古天。
咚!
不等申公豹再说些什么,古天直接跪在地上磕起了头。
磕头之声不绝于耳。
……
随着古天的下跪磕头,场上的气氛瞬间尴尬了起来。
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就连申公豹都是愣住了。
心说这和刚才的场景好像不一样啊。
怎么还说磕头就磕头了呢。
刚才自爆法器直接遁走的那种骨气呢。
这变脸未免也太快了吧。
“你这是干什么啊……”
看着面前磕头不止的古天,申公豹一脸不解的说道。
我的夫君是条蛇 一笑倾倾
“不知道麟儿因为何事惹恼了前辈,还请前辈您息怒,留仙宗愿意赔礼道歉,只求您能高抬贵手。”
不等申公豹将话说完,古天那里直接大声的喊了出来。
他算是看出来了,今天自己不下点血本是很难全身而退了。
面前的这两个人,和他根本不是一个位面的。
这八成是混乱城顶层的那些人。
就算不是,也是同一层面上的人。
想到这里,古天都恨不得打死自己的这个玄孙。
你说你这个龟孙,没事外出干什么,自己在留仙宗给你准备的机缘还少吗?
再说外出也就算了,你来混乱城干什么。
西贺牛州这么大的地方,还不够你逛吗?
到混乱城也就算了,偏偏惹到这样的存在。
这是你能惹得起的吗?
这一刻古天进入了无限套娃的疑问。
早知道是这样的场景,他说什么也不回来。
毕竟没有任何东西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虽然这具身体即将腐朽了,但是好歹也能撑上几百年,比现在这种不知道什么时候死,可好上太多了。
“我也没说要杀你们啊。”
另一面,申公豹看着跪在地上的古天,语气冰冷的说道。
他什么时候说过要杀这些人了。
开什么玩笑,自己可是堂堂的阐教十二金仙之一。
让他对面前的这些蝼蚁一般的人动手,不是自掉身价吗。
他是大罗金仙不是大棵白菜。
“没说要杀我们?”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跪在地上的古天直接愣住了。
对啊,对方好像从来没有说过要杀自己啊,他怎么会产生对方要对自己下手的想法呢。
再仔细回想一下,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在挑衅,自己之前还说要斩了对方。
想到这里,古天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无比。
他之前不是在找死呢吗。
“这都是一场误会,还请前辈息怒。”
下一刻古天的头埋得更深了。
“我说这是误会了吗?”
听到古天这句话之后,申公豹不知道那根弦被触动了,再次的发起了神经。
“这…….”
古天被申公豹一句话怼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东西好了。
心说这真的是误会,别人怎么想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真的是误会了。
而陈六合那里听到这段对话,已经不再产生情绪波动了。
毕竟他现在已经看开了。
就申公豹这样的脑回路,他永远也跟不上。
如果万一那天他跟上了,说明他的脑回路也开始不正常了,那才是出现了大问题。
“你有什么绝活吗?”
果不其然,申公豹的脑回路再次急转,一段熟悉的对话从二楼的大厅之中响了起来。
在场的人除了古天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外,所有的人跃跃欲试。
绝活他们会啊,只要能活着,他们什么都会。
连生孩子都可以的。
只不过很可惜,这次申公豹不是在问他们。
和一群人满脸狂热的看着申公豹相比。
此时古天一脸的迷茫。
绝活?
什么绝活?
九 域 神 皇
对方这是什么意思啊。
一时间古天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平凡 的 清 穿 日子
自己说是误会,对方问什么绝活啊。
他的绝活就是善于误会这算吗?
“你会什么绝…….”
看着面前的古天,申公豹再次低声的说道。
“我可以帮大人在明天的拍卖会上出一份力。”
古天不愧留仙宗活了数千年的老祖,反应力就是比那些门下的弟子快多了。
不等申公豹将话问完,古天就急忙的说道。
同时心想刚才对方竟然说不是混乱城的人,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混乱城,那八成就是因为明天的拍卖大会。
既然是有关于拍卖大会,那他就有活命的机会了。
毕竟留仙宗再怎么说,也是这西贺牛州的大宗门,财力还是相当雄厚的。
更何况真要是能帮到这两个人,他没有还能搭上一点仙缘。
到时候就真的转危为安了。
能得到这两位的帮助,古天感觉自己绝对能晋升一大步。
想到了这里,古天猛地点了点头。
不管明天这混乱城拍卖什么东西,他都要将东西全拍下来。
到时候送给面前的这两个人。
这是他的大机缘。
“有眼力!”
至于另一边,陈六合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直呼好家伙。
心说这古天不愧是留仙宗的老祖宗,就是比之前那几个宗门弟子明白事情。
之前申公豹问这些人的绝活是什么,还有人说自己会唱跳。
陈六合当时差点没忍住给对方一巴掌。
心想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实习两年半的练习修仙生呢。
还唱跳,一会直接把你送去当鸡妖。
“很好!”
下一刻还不等申公豹说些什么,陈六合直接站起来率先说道。
他是真的怕申公豹了。
毕竟以申公豹这清奇的脑回路,自己要是不说话,对方没准说些什么呢。
比如说他不需要这拍卖会上的东西。
陈六合相信以申公豹的思维能力,一定能说的出来这种话。
而且申公豹需不需要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需要啊。
他可是洪荒寻宝人。
这样的傻大款,正是陈六合最喜欢的存在。
要是洪荒之中都是这样的人,陈六合能高兴的蹦起来。
“道友你这是……”
而申公豹则是被陈六合这一套反应给弄蒙了。
心说自己问别人绝活,你这里高兴什么啊。
再说这个绝活他也不需要啊。
截教拍卖的东西需要花钱吗?
喜欢的直接出面要不行吗。
再怎么说他也是阐教的十二金仙,对方应该不会这么不知好歹的拒绝自己吧。
“前辈您放心吧,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听到陈六合这句话之后,古天悬着的心终于是放下了。
虽然他不认识陈六合是谁,但是能让旁边那位叫道友,肯定也是实力高深莫测的人。
既然对方同意了,那他的安全就应该有保障了。
至于身边的这些徒子徒孙们,杀就杀了吧。
他的性命才是第一的,就连这个玄孙除了肉体也没什么作用。
……
与此同时,在混乱城东北角的一家客店之中。
一位中年男人忽然朝着全聚楼这里看了过来。
就在刚才他明显的感觉到有人在这个城中强行的撕裂空间。
那浓烈的灵气波动迫使着好奇心,让他站起了身来。
但是想到之前定下的计划,他还是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毕竟这次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计划不能让他一个人破坏了。
想到这里男人又坐了下来,随后阵阵金光将整个房间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