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7ad9人氣都市言情 第九特區-第一六四八章 抵達普萊港閲讀-4iwui

第九特區
小說推薦第九特區第九特区
重都北门口,四台越野车停滞,徐洋叫来的兄弟都坐在车内。
路边,秦禹冲徐洋问了一句:“我问了一下,硫黄岛是有私人武装的,用我在本地给你找个向导吗?”
“不用,你啥都甭管,我自己去,自己探路。”徐洋摆手说道:“你只需要让老金跟我别断了联系就可以。谈的时候,我一些拿不定注意的事儿,会打电话问他。”
宝贝来袭,抱得总裁归 小小肉丸子
“好。”秦禹点头,拍着徐洋的肩膀说道:“注意安全。”
魔教少主 牧小翼
“呵呵,我心里有数。”徐洋笑着点头。
“行,走吧。”
“哎!”
二人寒暄几句后,秦禹等人目送徐洋远去。
路边,丧少有些疑惑地看着秦禹说道:“师长,这徐哥看着文质彬彬的,不像是以前混地面的啊。”
“啥叫混地面的?”秦禹挺喜欢这个丧少的,所以才略带一些提点地讽刺道:“梳个小辫,天天拿着刀枪硬干,就是混地面的啊?那是虎!肚子里真有货的,那是很怕人家看出来他是干啥的,懂吗?”
“师长,你这话我就不愿意听了。我想当初在南沪也是很有牌面的,南门丧少,你听过吗?”
秦禹背手看着他,话语简洁地回道:“赶紧把车门给我打开,丧少。”
“好勒!”南门丧少立马屁颠屁颠地拽开了车门。
……
公路上。
徐洋坐在汽车后座,抬头冲着副驾驶的人问了一句:“蔡哥,剩下的人到了吗?”
“到了,没进城。”身高一米八十多的蔡哥,扭头回了一句:“按你的吩咐,在前面等着呢。”
“不用见面了,按老规矩走,”徐洋话语轻飘地说道:“保持联系就行。”
“不就是个谈事儿的活儿吗?”开车的司机笑着说道:“咱用这么紧张吗,洋哥?”
“不一定只是谈事儿。”徐洋话语很轻地回道:“如果谈不拢,要把对方请回川府。”
众人一怔,心里已经充分领会了什么叫“请”。
蔡哥坐在副驾驶上点了根烟,扭头冲着徐洋说道:“硫黄岛上有私人武装,如果要请的话,得先想想怎么脱身。”
“昨天我看了一下地图,如果真没谈好,那在硫黄岛上请对方,几乎没有啥可能性。那里离陆地海岸,有二百海里的距离,对方能把地点约在这儿,说明他觉得这里很安全,也肯定有人帮他。这枪一响,海面一被封锁,根本没法脱身。”徐洋的风格跟枭哥,马老二他们都有所不同,做事儿看似没有那么硬,也不急不躁,但凡事儿心里都很有数:“如果谈不下来,我们要先走,在岛外请他。”
蔡哥缓缓点头:“也可以。”
“上岛的话,就我们这四车人。”徐洋补充了一句。
“好。”
车内核心点头。
……
12个小时之后。
西南海岸线,普莱待规划区,公用港口码头附近,四台车停在了一家食宿店外。
徐洋穿着一件军大衣,从车内走下来,打了个哈欠:“他这儿能安排船出海吗?”
“能。”蔡哥点头:“跟着货船可以出海,一人一百块钱。”
“呵呵,挺贵啊。”徐洋笑着回道。
“在这地方混的要么跑商的,要么是拉海货的,普通人谁过来啊?”蔡哥轻声应道:“这地方都没有客船,全是货轮。”
“行吧。”徐洋点头应道:“在这儿待一会,有船了就登岛。”
超维机战 五对轮
话音落,二十个人拎着行李,背着包,一块走进了食宿店。
普莱港是个自行演变过来的公共贸易海港,周边靠海上吃饭的待规划区民众,想要出海基本都会走这里,所以这边相对于其它地方,民众更为集中,也更为繁华。并且这里可能是亚盟地区内,气温最高的地方了,白天的时候能达到零度左右,虽然受大环境影响,也经常下雪,但也比其他地方舒服多了。
徐洋等人选择的食宿店规模挺大,有十几间平房,三处二楼,还有一个三层高的主楼,占地面积快赶上区内一个酒店大了,而且生意也很红火,院内院外停了不少越野车,看着热闹非凡。
众人进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天色大黑,但主楼餐厅内的人不算少,有个七八桌的客人。
“哎,您好老板,咱们是用餐加住店,对吧?”招待人员走过来,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道。
“对。”徐洋笑着点头:“我们二十个人,在这儿住一夜,明天早上出海。”
“好,那要开几间房?我们这儿有双人间,还有四人间。”
“开四人间吧。”蔡哥接过话头回道:“跑一趟也挣不了几个子,能省就省点吧。”
“好的。”对方又问:“那我们先开房,然后再点菜?”
“好。”
双方谈完,服务人员就带着众人在旁边的二楼开了五间挨着的房,随即徐洋等人把无关紧要的行李放在了室内后,就一块下楼吃饭了。
二十个人被分成了两桌,都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
“呵呵,这地方的海鲜还不贵。”蔡哥坐在徐洋旁边,笑着说道:“在他妈的内地,这一顿没有大几百块下不来。”
“嗯,味儿还挺鲜的。”徐洋点头。
众人正在闲聊之时,餐厅正门的棉布帘被挑开,有六个穿着羽绒服,皮夹克的男子走了进来,领头一人三十岁左右,看着很精神。
徐洋习惯性的往门口扫了一眼,也没在意。
坐拥庶位
服务人员迎上去,跟对方交谈了起来。
没过多一会,这六个人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其中有一名年纪小的青年,突然来了一句:“隔答那能嘎噢促,哈腻心,lu切八zo的。”
旁边,徐洋听到对方的话一愣,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南沪话啊。”蔡哥在徐洋耳边说了一句。
“他说什么?”徐洋问。
陆少你老婆又开挂了
“他说这里太脏了,很恶心,乱七八糟的。”蔡哥是混地面的,哪里的话都懂一些。
徐洋轻皱了皱眉头,侧头又偷瞄了那六个人一眼。
旁边桌上,领头人听着青年的话,立即低声提醒道:“不要那么多事情,说普通话。”
“哦。”青年点头。
……
普莱港外围,又有越野车进港,在街上转悠了起来。